移民资讯

>

新闻详情

出国移民问题|欧洲移民问题的社会文化症结

发布者:

出国速递-留学移民劳务行业门户网

发布时间:

2020/12/12 12:19:19

浏览量:

820

自2014年以来,欧洲各地接连发生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由于其中有多名恐怖分子是欧洲土生土长的穆斯林移民后裔,穆斯林、移民等议题持续搅动着社会舆论,成为众多批评与指责的对象。从学界到政界,再到普通百姓,既包括欧洲本土民众,又包括移民群体,纷纷在深入反思——欧洲到底怎么了,移民问题的社会文化症结究竟何在?

自2014年以来,欧洲各地接连发生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由于其中有多名恐怖分子是欧洲土生土长的穆斯林移民后裔,穆斯林、移民等议题持续搅动着社会舆论,成为众多批评与指责的对象。从学界到政界,再到普通百姓,既包括欧洲本土民众,又包括移民群体,纷纷在深入反思——欧洲到底怎么了,移民问题的社会文化症结究竟何在?

微信截图_20201212121833.png


移民在欧洲各国的分布情况差异很大,其规模、构成与融入情况等各有不同。但也存在着一个共同点——各国基本上是以二元范畴来看待移民的,即将移民区分为欧洲本土移民和欧洲外部移民。在通常情况下,所谓移民基本上专指来自于欧洲外部的移民。这种区分看似简单,却鲜明地折射出外来移民的身份困境。

19世纪末,西欧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飞速发展,吸引了大量来自周边各国的移民。由于文化传统相近,欧洲本土移民及其后代基本上都较好地融入了他们所扎根的异乡社会。“二战”结束后,大量外部移民作为急需劳动力有组织地从各国原先的殖民地涌入欧洲,尤以非洲、拉美、东南亚与中东地区的人口为主。作为客籍劳工,欧洲只是他们的工作场所而已,有很多人在劳动合同结束后离开了欧洲。但也有不少人受到欧洲国家工作、生活品质的吸引,想方设法留了下来,后来甚至有越来越多的非法移民进入欧洲。

在20世纪70年代发生石油危机之前,移民作为欧洲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建设的重要推动力量,在各国是受到普遍欢迎的。但是,石油危机之后,欧洲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本土人口与外来移民开始在劳动力市场上出现竞争态势。在此情况下,处于社会底层的外来移民及其后代的形象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其经济角色变得难以捉摸,社会地位也逐渐下降。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伴随着经济增长低迷所带来的失业问题,很多欧洲本土民众失去了原有的优越感,而在劳动力市场上,移民也越来越多地切身体会到欧洲社会对他们的歧视,其反歧视的斗争则又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负面境遇。由此一来,便形成恶性循环。在这样一种日益负面的群体互动中,有一部分外来移民的不满情绪被激化,出现了极端主义倾向。

此后,外来移民遭遇的歧视日渐增多,而且有些隐性歧视潜伏至深,令其深恶痛绝。他们的发展始终面临着“玻璃天花板”,进入上层社会的机遇少之又少,相反却往往成为最先受到失业等问题伤害的人。而与此同时,社会上也出现越来越多的移民扰乱社会治安或犯罪的现象,成为移民遭受诟病的重要原因。近20年来,在经济疲软、失业严重、社会局势与生态不断恶化的背景下,移民问题持续发酵,矛盾进一步恶化,各国排外思想则日益泛化。这种变化反而让部分移民的思想走向极端,形成恶性循环。

与此同时,外来移民往往生育较多子女,受益于社会福利制度,从政府那里领取了大量生育与教育补贴。相较于本土人口生育意愿低下的现状,外来族裔人口大量增加深刻改变了欧洲各国人口的民族结构,这从民族、文化、身份认同等方面激起了一部分本土民众的恐慌。在极右翼民粹主义的蛊惑下,排外思潮日益旺盛,不断激化外国族裔群体与本土民众之间的矛盾,持续撕裂着欧洲社会的内部团结。

在欧洲,很多人认为外来移民的融入是失败的,他们对自己所扎根的欧洲社会的认同度普遍较低,诸多因素纵容了移民群体与欧洲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背离。越来越多的人呼吁,他们尊重外来移民的本源文化,支持其保护自己的文化传统,但更坚持外来移民要更好地融入本土社会。

二、社会流动性的停滞消解了移民存在的社会基础

为什么外来移民在欧洲国家的形象会变化这么快呢?原因很多,但最为直接的因素就是欧洲国家社会流动性的消失消解了移民存在的社会基础。

20世纪80年代以前,在拥有大量移民的欧洲国家,社会发展蒸蒸日上,似乎人人都有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机会,尤其是欧洲本土民众。各国民众所能看得到、体验得到的阶层上升是以移民的辛苦付出为基础的。移民所做的工作往往是欧洲本土民众最不想做、工资最少且通常是最为危险的。移民“解放”了最底层的欧洲民众,使大部分人脱离了繁重的体力劳动,改变了生存模式,提升了社会地位。

在此时期,社会流动是存在一定机制的。后来的移民又接替早期移民从事艰苦工作,使之在社会阶梯上向上移动,进而又间接推升了本土民众继续向上流动。可以说,每一次移民浪潮都推升了前一次浪潮期间来到欧洲的移民的社会地位,而处于链条最高端的欧洲本土民众则节节高升。

可是,在经济发展的“辉煌三十年”结束后不久,欧洲社会的这种流动性趋向停滞,这一变化则放大了移民与本土社会之间的矛盾。近20年来,在欧洲各国,向上流动的社会态势早已不复存在,本土人口普遍感受到了阶层固化的现象,他们向上流动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在社会贫富差距拉大、两极分化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由于移民不再能够推动社会向上流动,他们也逐渐地被认为是不正当的竞争者,且成为欧洲国家社会福利体系的侵占者。

在移民中,千方百计钻福利制度空子者的确实大有人在,而且高福利制度也降低了很多失业移民再就业的积极性,这在很多本土民众看来则成了白吃白占。这种舆论对于所有移民而言是极不公正的。在欧洲本土人口中,钻福利制度空子者也为数不少,这一现象是制度缺陷使然,根本问题并不在移民身上。  

分享:

热点推荐
加拿大移民局终结纸质申请时代,移民变成两倍速

加拿大移民局宣布从即日起,像是PNP省提名移民,农业食品试点移民,魁北克投资移民等曾经需要纸质申请的步骤,都可以变成网申了

9832021/4/13
接种新冠疫苗后仍旧确诊?“疫苗护照”的推行遭滑铁卢

前几天,韩国就出现了几例扎过新冠疫苗,但依然被确诊新冠的例子,这一消息一出,就又为疫苗护照的实行增添了很大的难度。

7492021/3/11
回顾葡萄牙2020年移民大事件【移民】

葡萄牙在2020年都发生了哪些大事呢?今天出国速递就来跟大家一起回顾一下!

9282021/1/9

返回顶部